兮.w

蛋糕

1.
      九月,天气转凉,一片又一片的树叶飘然落下。
      喻文州抬起手接住眼前的落叶,又任它被风吹走,伸手拢了拢身上的风衣,他突然想起了什么,低低的笑了。
       天气冷了呢,幸好没叫他出来,他最受不住冷了,不然又要吵吵嚷嚷的,明明猫是不怕冷的。
        又是一阵冷风,温度又低了几分,喻文州不知从哪变出一条围巾,往自己的脖子上绕了几下,围巾的另一边几乎看不见头,另一边却长长的在风中摇晃,快要触到地面。

2.
       继续往前走了会,转过一个街角,喻文州伸手推开面前蛋糕店的门,娴熟的跟正在做蛋糕的老板打了声招呼,轻车熟路的找到一个靠窗的位子坐下。
       喻文州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人,看着每个人所做的事,看着他们脸上各不相同的表情。
        他最喜欢坐的就是窗边,然后盯着窗外发呆,有时看到有趣的,像发现新大陆一般兴奋的与自己分享,一件小事也能说上半小时。
      “喻先生,蛋糕好了。”老板将包好的蛋糕轻轻的放在桌子上,出声打断了喻文州的思绪。
      “谢谢,辛苦了。”喻文州礼貌的对着老板笑了笑,从口袋里拿出钱递给老板。
        老板却没有立刻离开,而是有些支支吾吾的:“喻先生,那个,有件事情……”
      “怎么了?”
         老板指了指柜台前的男人“他也想买一个芒果慕斯蛋糕,可来的太晚了,只剩下您这一个,我做蛋糕的材料,模具已经清理了……”
喻文州先是愣了愣,又很快反应过来“不能让他明天来买吗?你也知道,我每个星期天都会买一个。”
       “我知道,可,他说这是他男朋友最喜欢吃 的,最近他又惹男朋友生气了,特意在他男朋友生日时来买一个去哄,却因为工作的原因现在才下班。一下班他就赶过来了,可还是来晚了。他刚刚在那求了我好久,我跟他说这是为喻先生您特意留着的,需要问问您。”老板似乎有些难以启齿。
      “这蛋糕你拿给他吧,钱就收我的。”喻文州好脾气的笑着。
      “啊?好,喻先生您人真的很好,如果谁做了您的恋人,一定很幸福。”

        是吗?

     “没事,不过麻烦你下个星期天帮我留两个蛋糕。”喻文州站起身,拿起放在桌上的围巾围好,依旧是一边长长的拖着。
      店主满脸笑意的应下,如果喻文州不答应,他还不知道怎么劝说那个男人呢,“好的,没问题,那喻先生下次见。”
      喻文州走到门口时望了望柜台前正对店主千恩万谢的男人,转身离去。

3.
   “少天,今天没有蛋糕呢。”
   “对不起,下次我给你买两个。”
   “乖,听话。”
   “今天为什么不买?其实我买了,但我把它送给了和我们一样,却有不同的人。”
     喻文州随意的坐在地上,风衣已经染上了泥土,围巾却被好好的收在怀中。
    “那个人跟我真的很像,我也会在你生气是买一个蛋糕给你。但,他还可以去惹人生气,然后去哄。”
      他对着前面絮絮叨叨的说着,却无人回应。
      他希望,他渴求,那个人能再叫他一声队长。
      但回应他的,始终只有风声。
    “少天……”
    他的面前,是一块墓碑。

4.
   他记得少天最怕冷了,每到冬天出门,恨不得把自己裹成一个球。

   记得少天每次都会买很长的围巾,然后两个人一起围,一起向前走。

   记得少天最喜欢这个蛋糕了,生气的时候,一个蛋糕就什么都好了。其实,只是因为是自己买给他的。

   记得他总是吵吵嚷嚷,总是活力满满的叫着队长,总是在自己看去的时候露出小虎牙。

   记得他那双盛着阳光的眼睛,在不经意时对自己露出的深情。

   记得,当心电图变成直线的时候。